筑死态财产化收展之路,亿利库布其三代人治沙

图片 1

亿利库布其三代人治沙 筑生态产业化发展之路 第一代治沙人: 被动治沙 保卫盐湖 今天的库布其,一眼望去,是沙水林田湖草的生态大美景观。 但30年前,库布其沙漠荒芜沉寂。沙漠腹地的杭锦旗盐场,没有水、电、路,也没有技术、人才。面积18平方公里的盐湖,四周被库布其沙漠包围。 这里,正是亿利集团“绿色中国梦”孕育的地方。1988年,盐场迎来不到30岁的年轻厂长——王文彪。这位今天的亿利集团董事长,出生在杭锦旗,是库布其沙漠的儿子。王文彪做的第一个决定,是从每一吨产品的利润中提取5元钱治沙。安排27名工人组成林工队,专事种树治沙,保卫盐场的生命线——盐湖。当时第一位大学生杜美厚被委以重任,分管林工队。 那时,治沙用的是土办法,肩扛树苗,锹挖大坑,费时费力、成效不高。但亿利人不怕苦,树苗种下被沙埋了,那就再种。 盐湖边绿意朦胧,王文彪心里绿色的梦越来越清晰。“我做过一个离奇的梦。”回顾当初义无反顾地下海到盐场,意志坚定地组建林工队,王文彪打开了内心世界。“我毕业后在杭锦旗政府办公室工作,是一个铁饭碗。库布其沙漠的盐场要选一位年轻厂长,我坐不住了,自告奋勇说‘我要去做这个厂长’。我母亲坚决反对,说好不容易跳出了沙窝子、穷坑子,你又跑到沙漠干什么。就是那个阶段,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坐着一列火车,从旗所在地到了沙漠的盐场,但掉头一看,火车皮没有了,火车轨道也没有了,就丢下火车头。我把这个梦讲给母亲,母亲默认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第一代亿利治沙人,开始了一场没有终点的治沙马拉松。 这一干,就是30年。

1999年,地方政府和亿利集团共同修建了库布其沙漠第一条穿沙公路,如今绿色跟随穿沙公路,一直延伸

亿利集团在库布其沙漠发展生态牧业,发展集约化、规模化养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从求生存、被动治沙,到谋发展、生态治沙,再到走出去、绿色共享——30年,三代亿利人与库布其沙漠博弈、共生,谱写“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实践篇章。

第二代治沙人: 规模治沙 科学治沙 盐湖保住了,企业发展了,产业发展、治沙造林和交通运输也有了新规划。亿利库布其治沙由初始求生存的第一阶段,进入了第二阶段:谋发展。 1999年,亿利集团投资2亿多元,在黄河上建了一座浮箱桥。这座桥与穿沙公路相连,打通了库布其走向世界的最后瓶颈。 王文彪在接手盐场、造林保湖、修路求存的过程中,思考着沙漠经济的理念。沙漠治理必须导入产业,治理必须规模化,产业必须可持续,要科学治沙、改善生态,才能让库布其治沙由被动变成产业驱动。 尹铖国,亿利第二代治沙人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亿利甘草产业治沙的带头人。用固氮量大的甘草治沙改土,而且亿利人发明了“甘草半野生平移栽培技术”,让甘草从竖着长变为横着长,一棵甘草的治沙面积从0.1平方米变为1平方米。同时,亿利研发了甘草良咽等产品,形成了完整产业链。截至目前,亿利已在中国各大沙漠种植甘草132万亩。 亿利库布其治沙第二阶段的另一个特点是规模化。亿利率先在库布其提出了系统化、规模化治沙的理念,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了“一带三区”规划,即沙漠绿化带和生态保护区、过渡区、开发区。

如今的库布其沙漠绿意盎然

亿利集团在库布其沙漠建设310MWp生态光伏电站,创新“治沙 发电 种植 养殖 扶贫”模式,带动当地百姓脱贫

第一代治沙人:被动治沙保卫盐湖今天的库布其,一眼望去,是沙水林田湖草的生态大美景观。但30年前,库布其沙漠荒芜沉寂。沙漠腹地的杭锦旗盐场,没有水、电、路,也没有技术、人才。面积18平方公里的盐湖,四周被库布其沙漠包围。这里,正是亿利集团“绿色中国梦”孕育的地方。1988年,盐场迎来不到30岁的年轻厂长——王文彪。这位今天的亿利集团董事长,出生在杭锦旗,是库布其沙漠的儿子。王文彪做的第一个决定,是从每一吨产品的利润中提取5元钱治沙。安排27名工人组成林工队,专事种树治沙,保卫盐场的生命线——盐湖。当时第一位大学生杜美厚被委以重任,分管林工队。那时,治沙用的是土办法,肩扛树苗,锹挖大坑,费时费力、成效不高。但亿利人不怕苦,树苗种下被沙埋了,那就再种。盐湖边绿意朦胧,王文彪心里绿色的梦越来越清晰。“我做过一个离奇的梦。”回顾当初义无反顾地下海到盐场,意志坚定地组建林工队,王文彪打开了内心世界。“我毕业后在杭锦旗政府办公室工作,是一个铁饭碗。库布其沙漠的盐场要选一位年轻厂长,我坐不住了,自告奋勇说‘我要去做这个厂长’。我母亲坚决反对,说好不容易跳出了沙窝子、穷坑子,你又跑到沙漠干什么。就是那个阶段,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坐着一列火车,从旗所在地到了沙漠的盐场,但掉头一看,火车皮没有了,火车轨道也没有了,就丢下火车头。我把这个梦讲给母亲,母亲默认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第一代亿利治沙人,开始了一场没有终点的治沙马拉松。这一干,就是30年。

产业化治沙则进一步解决了“钱从哪里来”“利从哪里得”“如何可持续”的问题。在生态改善的基础上,亿利形成了“1 6”立体循环生态产业体系,实现了绿化一座沙漠,培育生态修复、生态农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大产业。亿利创新“平台 插头”的模式,引入央企、民企与亿利结成投资伙伴,共同致力于产业化治沙和生态家园建设,实现“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 这一时期,亿利库布其治沙技术也实现了升级,研发了对自然生态扰动极小的“微创植树”——挖坑、栽树、浇水三步骤一次性完成,栽一棵苗木仅需10秒钟,成活率超过80%。这项技术已经取得了专利。 “库布其的生态环境变好了,这是为人类带来美好生存空间、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在亿利生态沙漠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美飞看来,这是亿利人治沙最值得分享的心得。 产业化治沙、规模化治沙、科学化治沙,亿利库布其治沙由第一代的被动发展为第二代的主动,年均造林1万亩左右。

亿利集团在库布其沙漠发展生态牧业,发展集约化、规模化养殖

依托生态技术创新,亿利库布其沙漠生态修复区如今已充满生机

第二代治沙人:规模治沙科学治沙盐湖保住了,企业发展了,产业发展、治沙造林和交通运输也有了新规划。亿利库布其治沙由初始求生存的第一阶段,进入了第二阶段:谋发展。1999年,亿利集团投资2亿多元,在黄河上建了一座浮箱桥。这座桥与穿沙公路相连,打通了库布其走向世界的最后瓶颈。王文彪在接手盐场、造林保湖、修路求存的过程中,思考着沙漠经济的理念。沙漠治理必须导入产业,治理必须规模化,产业必须可持续,要科学治沙、改善生态,才能让库布其治沙由被动变成产业驱动。尹铖国,亿利第二代治沙人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亿利甘草产业治沙的带头人。用固氮量大的甘草治沙改土,而且亿利人发明了“甘草半野生平移栽培技术”,让甘草从竖着长变为横着长,一棵甘草的治沙面积从0.1平方米变为1平方米。同时,亿利研发了甘草良咽等产品,形成了完整产业链。截至目前,亿利已在中国各大沙漠种植甘草132万亩。亿利库布其治沙第二阶段的另一个特点是规模化。亿利率先在库布其提出了系统化、规模化治沙的理念,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了“一带三区”规划,即沙漠绿化带和生态保护区、过渡区、开发区。

第三代治沙人: 沙漠经济 造福百姓 “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掷地有声的宣告,彰显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历史担当。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为美丽中国建设指引方向。 “30年不改初心、艰苦创业、绿色发展,库布其治沙成果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最好例证。记得2010年左右,随着亿利治沙规模扩大,经济账和生态账的平衡与取舍成了难题。正在亿利爬大坡、过大坎的时候,党的十八大召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给我们治沙吃了定心丸。”王文彪对十八大召开给亿利带来的强大动力感触至深,“库布其治沙30年取得了343项治沙科技创新成果,有290多项是十八大之后取得的。库布其防沙治沙经验走进南疆沙漠、青藏高原、西部沙区,走进‘一带一路’,都是十八大以来实现的。” “让沙漠变绿不是目的”——库布其沙漠公路边上,一块牌子上这样写着。治沙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亿利人的回答是:发展沙漠经济,造福百姓。

亿利集团在库布其沙漠建设310MWp生态光伏电站,创新“治沙 发电 种植 养殖 扶贫”模式,带动当地百姓脱贫

在亿利企业的带动下,库布其当地农牧民市场化参与生态治理,发展了230多支治沙生态民工联队

产业化治沙则进一步解决了“钱从哪里来”“利从哪里得”“如何可持续”的问题。在生态改善的基础上,亿利形成了“1 6”立体循环生态产业体系,实现了绿化一座沙漠,培育生态修复、生态农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大产业。亿利创新“平台 插头”的模式,引入央企、民企与亿利结成投资伙伴,共同致力于产业化治沙和生态家园建设,实现“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这一时期,亿利库布其治沙技术也实现了升级,研发了对自然生态扰动极小的“微创植树”——挖坑、栽树、浇水三步骤一次性完成,栽一棵苗木仅需10秒钟,成活率超过80%。这项技术已经取得了专利。“库布其的生态环境变好了,这是为人类带来美好生存空间、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在亿利生态沙漠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美飞看来,这是亿利人治沙最值得分享的心得。产业化治沙、规模化治沙、科学化治沙,亿利库布其治沙由第一代的被动发展为第二代的主动,年均造林1万亩左右。

党委政府政策性主导、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科技持续化创新——亿利人探索出治沙、生态、产业、扶贫“四轮驱动”的“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当地农牧民是治沙事业最广泛的参与者、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最大的受益者。亿利打造的沙漠生态产业链,让库布其农牧民拥有了新身份——沙地业主、产业股东、旅游小老板、民工联队长、产业工人、生态工人、新式农牧民。如今,库布其组建了232支亿利民工联队,5820人成为生态建设工人,人均年收入达3.6万元。1303户农牧民发展起家庭旅馆、沙漠越野等,户均年收入10万多元。同时,企业还投入巨资,专门为沙漠农牧民子弟建设一所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级技师学校和农牧民党校于一体的现代化学校——亿利东方学校。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筑死态财产化收展之路,亿利库布其三代人治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