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创富记,西洋参价格创新高将打造百亿产业

2018年,文登获得“中国西洋参之都”称号,品牌美誉度、影响力持续增强,一批西洋参产业项目陆续落户文登。脑子活络的王琳协助父亲王文水,展开了西洋参经营的新蓝图——提升西洋参加工水平。“我们投资5000万元,在张家镇建设继振西洋参加工项目,今年9月份,项目一期已经正式投入运行。”王琳说,打通一二三产,希望能为文登西洋参产业发展多出一份力。

“西洋参细胞破壁后冲服或者直接吞服,可吸收利用96%以上。”颐阳酒业董事长于海先介绍。今年年初,西洋参细胞破壁为文登西洋参精深加工产业增添了新的含金量。从2009年开始,短短的几年,颐阳酒业打破了西洋参深加工道路上的一个个壁垒。目前,颐阳酒业手里已经攥有保健酒、药酒和中药饮片三张GMP认证“王牌”,除了开发西洋参中药饮片、中成药等传统产品外,还开发西洋参饮料、茶叶、功能性食品等延伸产品。

内容摘要:从10月下旬进入西洋参收获季开始,山东威海市文登区的淘宝店主王琳就格外忙。新参刚收获,网店订单爆仓,外地新客商也慕名前来现从10月下旬进入西洋参收获季开始,山东威海市文登区的淘宝店主王琳就格外忙。“新参刚收获,网店订单‘爆仓’,外地新客商也慕名前来现场收购西洋参,今年又是个好年头。”她乐得合不拢嘴。

“早些年,咱连切片烘干都不会,参价只能由贩子说了算。”张家产镇参农孙义强说,西洋参最贱时一度卖出萝卜价。然而近几年,西洋参价格步步走高,其背后推手,则是文登西洋参产业下游深加工的规模化发展,参农赢得了定价权,参商在价格博弈上不得不做出让步。

文登区博物馆有个“现代发展成就”展厅,作为文登特色产业的西洋参是其中的重要板块。每每给参观者介绍起文登西洋参产业的发展历程,王琳都格外细致、动情。讲得多了,她发现很多人对文登盛产西洋参缺乏了解,更不知道文登是国内最先引种西洋参的地方。

“政府提出西洋参产业产值要突破百亿,给我们这些参农吃了一颗‘定心丸’。”在文登区葛家镇一处参田,管理人员姜海滨对自己所从事的产业信心十足。

问题找准了,立即“对症下药”。她聘请专业团队进行店铺“装修”,找准时机参加平台促销活动;实行店铺客服24小时在线,改善顾客咨询体验,提高服务质量。

从最初的8粒种子到如今年产量5000吨;从1981年的引种种植,到2014年的4万亩规模……30多年来,文登西洋参经过精心培育和大力推广,产量、品质均跃居全国行业前列,规模效应...

没有访问量,怎会有订单?王琳不得不琢磨怎样打破“零记录”。她试着以顾客的视角拿自己的网店跟业绩好的网店对比,很快找到了访问量低的原因——店铺装修简易,吸引力差;促销活动少,搜索量低。

不仅如此,目前,西洋参播种机已经研发出样机,正在进一步改进中,不久的将来就可以投入使用,将大大降低人工播种的成本。

效果立竿见影。“网店运营到第三个月,正值鲜参收获期,日访问量从零陡升至1万人次,一个月的订单摞起来足足有半人高,收入也突破百万。”面对“抢订”,王琳第一次感受到电商带来的机遇。2015年4月,她索性辞掉工作,全身心投入到网店运营上。作为第三代“西洋参人”,王琳正式接棒。

西洋参种植不仅要上规模,更要上水平。

图片 1

“西洋参收获的时候,正是三秋农忙的季节,你有钱也雇不到人。”对此,参农王文水深有体会:一亩参田要雇6个人收一天,除了管吃,工钱也要七八十元。而且人工刨参,难免会有不少破损。

电商带来实打实的收入让周边不少参农也动了心,纷纷将自家西洋参交给王琳代销。“代销既能帮参农拓展销售市场,同时也有利于统一定价,掌握市场话语权。”

过去,由于文登西洋参下游产业规模化程度低,每到收获季节,文登的参田成了外地参商掘金地,参农无奈成为外地参商的“打工仔”,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辛苦种出来的参被运往广东、北京等地,贴上标签,摇身一变身价上涨数倍。

这些常常勾起她内心深处的“参情”:只一门心思种植西洋参,不做营销,即便种得再好,知名度也很难打响。“电商在产品推广销售上的优势明显,要充分借助这把‘利剑’,快速打破我们的西洋参质优价低的尴尬局面。”王琳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随着西洋参播种、采收机械的逐步投入使用,文登西洋参种植全程机械化将很快普及,这将极大地减轻参农的劳动负担,激发种植热情,扩大种植面积。

乘着文登西洋参品牌推广的“东风”,王琳的西洋参线上营销也越来越顺。“线上连着线下,到2015年底,我们西洋参的线下批发价从一斤几块钱涨到上百块,参农年收入翻了一番。”王琳说,“现在基本上新参还未出棚,就已名花有主了。”在网店没抢到新参的老客户直接给她打电话,希望帮着留一些。

以往,文登西洋参虽然效益好、产量高,但由于机械化程度低,收获仍以手工操作为主,参农劳动强度大,生产效率低下,许多参农对扩大种植面积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瞅准时机,2014年,王琳和丈夫办起了网店。本以为注册了账号、发布了产品信息,顾客就会自己找上门。但运营了一个月,不仅成交量为零,店铺日访问量还时常出现零纪录。

去年秋天,文登西洋参收获季节,鲜参卖出了历史最高价,这让参农们兴奋不已。而今年,西洋参收购价仍然居高不下。“今年长得不太好的鲜参每斤价格都超过85元,稍好点的三年生鲜参每斤约在90元左右,营养更丰富的四年生鲜参每斤价格达到100元,是近年来价格最高的一年。”张家产镇西洋参种植户丛森滋乐呵呵地说。

王琳是文登西洋参种植带头人王文水的女儿、“中国西洋参之父”王继振的外孙女。耳濡目染两代种参人的苦心经营,王琳打小儿就有个“种参梦”。但种参辛苦,父亲一直不同意她沾手。拗不过父亲,大学毕业后,王琳考入文登区博物馆,成为一名讲解员。

去年,青岛农业大学研发的国内首台西洋参采收机械首次投入使用,给参农们带来了福音,收获效率大大提高。“一个小时就收获了2亩多,机械收获效率真高。”王文水高兴地说,按照这个速度,一天收获20来亩不成问题,且98%的西洋参没有破损。

为了进一步抵御参商压价收购,文登引导参农变“单打独斗”为“规模化作战”,在区政府的引导下,成立了文登区西洋参协会、农民合作社,让参农抱团维护自己的利益。同时,西洋参下游产业集群建设也如火如荼,并争取年内在文登经济开发区和南海新区分别建设一个西洋参产业园,培育一批过亿元的西洋参精深加工龙头企业,为打造百亿产业提供项目支持。

收获的季节,走在文登区西洋参产区,处处都可以看到连绵的参棚。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线上创富记,西洋参价格创新高将打造百亿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