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那女的麦秸未有能烧

图片 1

原标题:秸秆“五化”增效益

内容摘要:每到夏收、秋收时节,秸秆禁烧已成为地方政府颇耗精力、财力、人力的一项常规性工作。然而在安徽定远这个农业大县,基层的干部与每到夏收、秋收时节,秸秆禁烧已成为地方政府颇耗精力、财力、人力的一项常规性工作。然而在安徽定远这个农业大县,基层的干部与农民却处之泰然,不仅了无“秸秆的烦恼”,反而收获“秸秆的甜蜜”。秋收时节,记者来到定远县探访和调查。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定远县张桥镇的光大生物质发电公司,看见厂区里堆放着各类秸秆。“水稻秸秆收购价290元/吨、小麦秸秆320元/吨,公司每天要消耗750吨,去年一年处理了15万吨。”公司副总经理纪宁告诉记者,为照顾部分农民特别是贫困户,他们每周五下午对零散秸秆敞开现金收购。公司去年已帮助10户贫困户脱贫,今年计划再帮助20户贫困户脱贫。

真心解农民后顾之忧

位于该县严桥乡的安徽爱能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农民的秸秆同样能卖到300元一吨,有多少收多少。“我们公司主要用秸秆、锯末、松针等生产生物质成型燃料、生物有机肥等,对秸秆需求量很大。”爱能洁公司总经理王泳说,如今,定远县有很多处理秸秆的企业,秸秆在这里成了“抢手货”“香饽饽”。

定远县广阔种养专业合作社的晒场内,堆放着一座巨大的“秸秆山”。打捆收好的水稻秸秆堆整齐地垒放着。两个工人正在用小型吊车上上下下将秸秆运放到前来收货的电动三轮车上。正在忙碌的工人介绍:“这是附近养牛场订购的秸秆,用来做牛羊饲料,每吨价格达到了300元。”

近年来,定远县通过政策引导,引进一批实力强的秸秆综合利用企业。该县已建成秸秆能源化、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原料化“五化”利用企业24家。在解决秸秆处理难题的同时,开辟出一条增收富民路。

“我种植了2000亩粮食,耕作、管理、加工、储藏已经实现一条龙。除了自家地里的秸秆全部回收,还收储附近农民散户的秸秆,每年光卖秸秆接近500吨。”合作社理事长杨玉广告诉记者,他收回来的秸秆再卖给发电厂、饲料厂、菌菇厂等,每吨的收益去掉成本约在50-80元。

在西卅店镇安徽众兴菌业科技有限公司宽敞的车间里,工人们有的在多层基料架上采摘双孢菇,有的对双孢菇进行分级、称重、包装。

附近的农民知道杨玉广的合作社回收秸秆,都乐意打电话让工人上门去收。农民自己回收秸秆再销售利润相对高一些,还需要机器打捆、上料下料、堆场等,不如卖给像杨玉广这样的秸秆回收大户简单省事。

“我们引进荷兰的技术、管理和生产设备,专业利用农作物秸秆与鸡粪混合做成基料,生产富含高蛋白的双孢菇,每年秸秆利用量达15万吨,年产双孢菇2万吨,堆肥11万吨。”公司行政办公室刘海涛说,采菇后的废弃菌渣还可以再次利用,真正做到了变废为宝。

看到秸秆回收的利益比较可观,从事这项工作的散户、大户、中介等开始在定远县蓬勃兴起,不少镇、村也加入进来。在西卅店镇,一座占地30亩、年收储能力达万吨的标准化秸秆收储中心已经拔地而起并投入运营。“今年夏季,我们镇根据各村小麦面积,要求各村将小麦秸秆打捆收储,由包村干部具体负责区域内的小麦秸秆打捆,各村召开村组会议,小麦秸秆打捆后,由农兴公司根据市场价350-400元/吨进行收购储存。采取‘公司 村 合作社’模式面向周边乡镇乃至县外收购秸秆存储。”西卅店镇镇长尤胜魁介绍,今年5月,该镇的3个贫困村和县城乡发展投资集团联合成立了农兴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年收储小麦1万吨,夏季以来开始收储小麦秸秆,目前已收储4200吨,各村临时堆放点2000吨。镇、村两级通过配套收储体系建设,鼓励农村闲散劳力和贫困户参与秸秆收储相关环节,通过服务获得报酬,同时增加了集体经济收入。

“我家在附近的大唐村,在公司上班既能照顾家,待遇也挺好。”39岁的臧学艳今年7月底进厂,如今已成为了熟练工。厂里的工人大多像臧学艳一样是附近乡镇的留守妇女,每个月最高能拿到7000多元。如今,该公司已用工200多人,待项目全部建成,可带动近800人就业。

顶层设计从源头产业布局

“起初,县里通过出台一系列奖补政策来撬动农民禁烧、秸秆回收综合利用,现在秸秆综合利用企业越来越多,对秸秆的需求越来越高,就需要建立秸秆收储体系,打通秸秆回收综合利用整个产业链。”定远县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那女的麦秸未有能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