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书记的三农足迹,搬出贫窝

图片 1

图片 2

内容摘要:岢岚县广惠园新居旁的扶贫车间里,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的妇女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摘了穷帽。赵文君摄实施整村搬迁,要规划先

央广网北京10月13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几乎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他来到田间地头,手里托着麦穗问农民的收成;进入农户家里,打开锅盖看农户的伙食;坐上农户的炕头和农户拉家常,浓浓的三农情怀总是蕴含在总书记亲切的话语和关切的眼神之中。

岢岚县广惠园新居旁的扶贫车间里,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的妇女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摘了穷帽。

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国乡村之声多路记者沿着总书记的三农足迹,探访五年中发生在农村基层的崭新变化,推出系列报道《总书记的三农足迹》。

早上8点前,穿工装出门,在社区班车点等车,去9公里外的工厂上班,是山西岢岚县原赵家洼村村民、现广惠园新村居民曹六仁的日常,退回两年前,他还在赵家洼的山沟沟里“刨食”,20来亩薄地一年种下来,手里只能落下三五千块钱。这两年对曹六仁家来说,变化可谓翻天覆地,进城安了家、进厂上了班、脱贫摘了帽,家庭年收入涨了差不多10倍。

2015年11月,我国吹响了脱贫攻坚的号角,在这两年当中,我们的扶贫工作取得了巨大成绩,但是随着工作的深入,困难也越来越大,特别是一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面临的困难更大。一直非常关心脱贫工作的习近平总书记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住在岢岚县宋家沟村的沈姚付、刘林桃两口子也没少赚。受益于宋家沟的乡村旅游,他的凉粉小摊两个月里挣了6000多元,抵得上原先他们在口子村种地一年的收入。也是因为两年前“搬出穷窝”,他们的勤劳才有了相应的回报。

习近平总书记到岢岚县考察脱贫攻坚工作

2017年底,地处吕梁山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岢岚县,完成了115个自然村的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曾经“刨个坡坡,吃个窝窝”的1746户、4015名贫困人口,像曹六仁和沈姚付一样,摆脱贫困,过上了新生活。

2017年6月21日,总书记专程来到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山西省岢岚县考察调研,总书记强调,脱贫攻坚工作进入目前阶段,要重点研究解决深度贫困问题。聚焦精准发力,攻克坚中之坚,确保深度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并在这里号召所有干部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

6户11口人的“空心村”

山西省忻州市岢岚县阳坪乡赵家洼村是典型的深度贫困村。村子位于一条山谷之中,全村只有900亩贫瘠的、不存水的旱田,仅有的一口浅层渗水井勉强能维持村民的饮用水供给。

坡陡沟深,十年九旱,屋破村旧,缺水少电。有能耐的人早就搬走了,剩下的都是搬不动、搬不起的

6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赵家洼村考察调研,首先就来到了村民曹六仁的家。

出岢岚县城沿干线公路向西七八公里,转进一条土路,跨过岚漪河上的漫水桥,再走两公里,就是窝在山沟里的赵家洼。复垦的土地上,油松苗长得有手指粗,一片片黄芩开着淡黄色的花。从那仅存的一处农房上,还能看出它曾经的模样。这里现被用作岢岚县党性教育基地赵家洼教学点,给村民留个念想,也让全县党员干部牢记嘱托。

曹六仁:总书记就坐在这儿。

2017年6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岢岚县赵家洼村看望贫困群众,走进3户村民家中,同干部群众共商脱贫攻坚大计。总书记肯定了当地通过整村搬迁破解深度贫困的举措,要求配套扶贫措施要跟上,使贫困群众不仅改善居住条件,还能稳定增收。

总书记坐过的位置,总书记看过的照片……曹六仁至今记忆犹新。他还记得,总书记最先问到的就是他现在的生活过得好不好。

当时,这个没通动力电、也没有学校和卫生室的村庄里,房屋破旧不堪,吃水全靠村里的一口土水井。村里住着6户11口人,其中5户是贫困户,而全村的户籍人口是54户115人,多数人家已经搬迁。

曹六仁:总书记问,你一年怎么个生活法,我说我是个农民,就以地为生。总书记问,地能收入多少。我说除了我吃的以外,就是剩余一部分,到市场卖了。又问我说,你有几个孩子?我说我有三个小子,一个闺女。他又问我,在经济来源方面,怎么周转。我说,除了种地卖作物的钱,剩下的就是政策性帮扶了。总书记又问有哪些项目。我说有教育帮扶,雨露计划一年给两千。

搬离赵家洼,原因只有一个——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有22户44人。“全村1308亩地几乎都是山梁薄地,十年九旱,好年景还能有个收入,赖年景连种子化肥钱都挣不回来。”赵家洼村委会主任李云虎说。

曹六仁说,总书记能听懂,甚至能说几句山西话,跟总书记坐在一起就像唠家常,感觉非常亲切。在曹六仁的家,总书记注意到他家地面的砖头只铺了一半,老曹说都是因为生病才没有铺完:

由于自然条件恶劣,赵家洼人“挪窝”的脚步多年来从未停下,从山上搬到山脚,从山沟再往外走。上世纪80年代,有村民开始外出谋生,后来搬离赵家洼的人越来越多。2016年冬天,李云虎一家搬到了县城。那时,县城西边一个寓意“广厦万间,惠及百姓”、整体规划780亩、可容纳2万人的广惠园社区开始成形。

曹六仁:就问这个地了。他问,你这个地面怎么只铺了一半,没全铺。我说我手指头骨折了,没有完成。我说争取2017年把这个工作完成吧。

记者查阅资料得知,“十二五”期间,岢岚县就有了移民入城的尝试,每人最多4200元移民建房补助的政策,让一部分贫困户有了改善生活条件的出路。

习近平总书记看望村民王三女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搬不起。“就靠种地那点收入,偶尔在城里打个零工,光供孩子上学一年就要2万块钱,得东拼西凑,哪敢想搬出村子啊。”曹六仁家就属于搬不起的,他家6口人,大儿子已经成家,另外两个儿子在外打工,还有个上大学的女儿,加上老伴儿看病,维持生计已是捉襟见肘。

从曹六仁家里出来,习近平总书记又来到村民王三女家里。王三女的丈夫、儿子已经去世,孙子、孙女都有残障。习近平安慰她好好生活,叮嘱当地干部安排好她孙子和孙女的特殊教育:

在岢岚,像曹六仁这样没有能力搬迁的家庭有多少,像赵家洼这样的村有多少?2016年春天,按照“五个一批”的要求,岢岚县四套班子领导带队,花了3个月的时间,对全县300多个村进行了全面的摸底调研,确定将115个自然村、1854户、4338人纳入整村搬迁范围。

王三女:问了问我的家庭情况,问了问我的孙子在哪儿念书,我说是在那个特殊教育学校。他坐在这儿,我就坐在这儿。在这看了看,待了六七分钟。没想到这么大的领导来了,可以坐下和一般人一样,和你拉家常。

岢岚县扶贫办主任赵利生说,这些村普遍是空心村,立地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难有产业发展前景,即便加大投入从长远来看也是无效的。这些村庄要彻底斩断穷根,必须整村搬迁。

习近平总书记在赵家洼察看玉米长势

2016年6月,岢岚县易地搬迁安置工作启动。县里制定了“1 8 N”方案,即县城建集中安置点——广惠园新村,8个中心集镇以及中心村就近搬迁,实施分类安置。赵利生解释,对于家庭人口年轻、就业和教育相对容易的农户,以及像曹六仁家一样家庭人口年龄大、需要解决生活便利问题的农户,可以选择迁往县城集中安置点。在原村有产业基础的种养大户,可以选择迁往中心集镇。在中心村有亲属的,可以就近安置。县里按照“搬迁不举债”要求,搬迁户人均新居面积不超25平方米,自筹资金人均不超过3000元、户均不超过1万元。

岢岚县地处吕梁山区,经济发展落后。岢岚县扶贫办主任赵利生总结了造成岢岚深度贫困的四大因素。

一本算明白了的民生账

赵利生:岢岚这个深度贫困,主要是第一生态脆弱,第二交通不便,第三土地比较贫瘠,第四就医、上学保障很滞后。

搬去哪儿,靠什么生活?政府把政策给足,工作队把政策讲透,村民心里透亮了,好事才能办好

岢岚县深度贫困的四大原因,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如何摆脱深度贫困?岢岚县采取的办法是“整村易地搬迁”,将贫困村的村民安置到县城、中心村等地区,并给予生活补助和帮扶。岢岚县扶贫办主任赵利生:

“2017年8月22日,凌晨3点多钟,雨渐弱渐强地下着。不知道乡亲们的雨布被风刮走了没有……”赵家洼党支部第一书记陈福庆的《扶贫工作日记》里,记录着他和驻赵家洼村扶贫工作队的日日夜夜。2016年刚到县人大工作的陈福庆,成了驻村工作队的一员,同全县185支工作队、120名第一书记、4054名帮扶干部一道,分担着驻村帮扶和115个村易地搬迁的重任。

赵利生:现在我们岢岚按照总书记的指示,全力地做好这项工作,青海拆迁律师,就是通过易地搬迁,彻底地解决老百姓生活比较落后、闭塞的情况。

对于易地搬迁,不少村民是心里打鼓的。在他们看来,守着土地,再穷心里也踏实。地里的粮虽不多,还不至于饿肚子。

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赵家洼村唯一的饮水井旁

“工作队就像我们的亲人一样,下雨天房子漏雨,工作队的人拿着塑料布就给我们苫房子。一开始说能住上新房子,有一点心动,但对搬出去怎么生活,干什么去,心里可没底。”搬迁前,乡里动员了曹六仁好几次,可他还是有些忐忑。搬到哪儿去,买房钱从哪儿来,在城里就得有固定收入,上哪儿挣钱?这些现实问题困扰着他。

赵家洼村的村民今年年底前就能搬进位于县城的新家了。村民王三女在县城也分了一套新房: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娱乐场网站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总书记的三农足迹,搬出贫窝